首页 > 青藤茶事 > 文化交流
 
 
青藤茶馆:1996-2016,光阴的故事(上)
来源: 发布时间:2016/6/25 查看次数:580 次

    本文转自孙昌建老师的个人公众号\一个人的影展 

    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只缘在青藤;套用白居易的诗来说,未能抛得杭州去,只缘西湖有青藤。这南方的嘉木,这一根青藤,这一片茶叶,从此成了世人的真爱。而这其中,清清和毛毛,就是青藤最好的品牌代言人,早年她们拍过不少有范的照片,现在一拨拨的年轻茶艺师已经登台亮相。如果说星座还有某些宿命的成份的话,还是用两句苏东坡的诗来形容吧,毛毛是水光潋艳晴方好,清清是山色空蒙雨亦奇。


 

[杭州故事]青藤茶馆:1996-2016

          光阴的故事(上)

 

孙昌建

 

[二十年的清藤茶事]

 

1996年春夏之交的5月18日,沈宇清和毛晓宇在一起拍了一张照片,背景是周沧米题写的“青藤茶馆”那牌匾,这照片杭州人一看,就懂了,而且杭州人都喜欢叫她们为“清清”和“毛毛”。

2016年4月28日,两位青藤的服务生王丹丹和秀珍在思鑫坊试开业的青藤茶馆门口也拍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秀珍刚好生于1996年,她毕业于江西婺源的茶叶学校。

毛毛把两张照片传到了朋友圈,一位朋友看了之后说,这不就是光阴的故事嘛,她不仅属于青藤茶馆,更是属于空气中都充溢着茶香的杭州,二十年呢!二十年前60后70后刚刚在社会上有了一点立足之地,而今天90后95后已经汹涌澎湃,前浪还站在那里,后浪劈头盖脑已经打来,虽然二十年于一座城市的历史不过是白驹过隙,然青藤和杭州的茶事,却已是那么葱郁芬芳,充满温馨,龙井岁岁吐翠,青藤时时安好,揭开杭州的茶杯,那或浮或沉的可都是光阴的故事呀。(秀珍和丹丹) 


[
完全不了解一起开茶馆是一桩生意]

 

1996年,清清和毛毛已是好闺蜜关系,她们都在杭州国际大厦的电话班上班。那个时候杭州的美女,不是在这个大厦说“你好”,就是在那个宾馆的门口说“欢迎再来”。两个闺蜜在一起是一定要弄出一点事情做做的,惊天动地做不到,那么泡壶茶吃吃,包个千张包、煮两块豆腐干和茶叶蛋总可以吧?喜欢在西湖边吃啊玩啊耍子儿,几乎就是杭州女生的天性,清清自小就是个吃货,去上幼儿园口袋里都塞着零食的。可是那时候杭州的茶室基本还是清茶一杯,再加瓜子若干,外地朋友可能还要来杯西湖藕粉,一般是下午四点不到就要扫地关门了,不过瘾啊。

在西湖边开茶馆,想想美好做做难,但女生一旦想做事情了,她们背后的那个他当然只有支持的份了。清清的那个他偏偏是学茶叶的,“英雄”刚好有了个用武之地,而且还附带贡献了青藤这么一个店名,从此让我们都成了青藤门下狗;而毛毛的他说起茶叶来更是头头是道,因为要让毛毛看中的男士必然得有几把刷子的。两位“煮夫”嘴巴上是一万个支持,可心里还是在嘀咕的,不就三个月热情嘛,等热情过了不就安耽了嘛。要补充的是,20年前青藤开张的时候,毛毛还等阁闺中,那时她就向父母撒娇了:你们把嫁妆先给我嘛!为什么,因为要凑钱开店呀。事实证明,她和她父母的这一桩投资做对且做大了。

看来不管是怎样的男人都是会低估女人的。两个闺蜜想做的事情,那可真是覆水难收啊。她们东找西找,最后找到了当时在建的凯悦大酒店的临时用房,就在三公园对面。一个小得不再再小的阁楼,人上楼,身如钩而不是月如钩,可是临窗一坐,风景独好呀,那可是面朝西湖的呀。那时我记得一上茶楼便开始发传呼了,呼朋引伴都来呀,因为那时我们都还在用传呼机呢。不到一个月,人人都喜欢这样低着头无言上阁楼,因为那新煮出来的豆腐干和茶叶蛋实在太香了。清清和毛毛拍照片的那一天,她们办了个“许四海壶艺展”,那可真是四海一壶,青藤双宇。

讲起当初开茶馆的初衷,毛毛如此说道:“当初女孩们约着一起做点事的时候纯粹是一种习惯,就像约着一起上街一起吃饭甚至一起约会一样,是一种下意识的探索外界未知世界时的自我保护。当然完全不了解这一起做生意就不同了,是建立了‘合作’的关系,当然也是因为并不了解一起开茶馆是一桩生意。”

而要说起这“合作”和“生意”这故事就多了。

(早年的毛毛和清清) 


[清清是双子座,毛毛是巨蟹座]

 

茶馆开了,可关系还在单位呀,怎么办呢?

清清这个人表面看文静乖巧,但其实心里极有主张,双子座的个性,天生聪慧,看上去闷声不响,内心却在翻江倒海,一旦说开了也会滔滔不绝,尤喜小八卦……再加上她父母长年在北方工作,她从小是在奶奶身边长大的。有个段子是说她在襁褓时就被带上北上的列车,但是一上车就哭呀哭呀,就是不想离开杭州呀。火车到了南京她还是哭个不停,父亲一狠心才把她再送回杭州,自小到大都是在奶奶身边生活的,隔代的宠爱让她从小就泡在蜜罐了。她比毛毛要大几岁,好姐妹中就算是姐姐吧,姐姐要走,妹妹当然不会留的,事实上妹妹很多时候就是敢想敢做的那个角色。毛毛是巨蟹座,她说她是巨蟹把家,把店里的人都当做是家人。

清清说起毛毛:“她毛有故事来”;

毛毛说起清清:“巨蟹脾气坏,没有比双子更有待巨蟹好的人了。”


于是两个人就跟国际大厦说了一声拜拜了,其实那一年她们都快有十年工龄了,毛毛说自己是童工出身,但她们还是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是带走了“你好”“再见”诸如此类的暖心问候。

从此江湖上就有了清清和毛毛的传说。传说之一她们是亲姐妹,传说之二是她们俩人从没红过脸……

对此,我们听听毛毛是怎么说的,2014年初,毛毛说过这样一段话:“经营之初的顺风顺水没有让我们品尝到生意的艰辛,两个女孩愉快得操持着一家小小的店。清清的性格静静的,不受外界的干扰,温柔的女孩子性子里却是倔强而坚持的。毛毛的性格,也就是我,想到哪里是哪里,凡事求快,不假思索,任性而冲动。清清一直默默地支持着毛毛的肆意妄为,毛毛也一直没心没肝地,可以依循自己的想法经营着自己心目中的茶馆。”

然而多少同林鸟,一怒为红颜,两个好闺蜜,会不会也相互发怒呢?是啊,多少夫妻档,多少兄弟档,一开始做得火火红红,可最后还是分手的分手,分家的分家,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品牌店说倒就倒,可青藤能屹立二十年,这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一对闺蜜,不仅把事情做大而且还坚持了下来,与此相比,今天的CEO几乎就成了跳槽的代名词。

青藤的模式到底是什么样的呢?这其中到底有什么诀窍呢?

作为青藤新闻发言人的毛毛,把一股脑儿倒给了我,她说——“合作”最大的问题是意见的统一,强势的毛毛的以为温柔的清清对于茶馆如何经营是没有自己的意见的,而清清在多年的茶馆经营实践中渐渐地也越来越喜爱这项“事业”,也开始对如何经营发表自己的意见,两个人的“合作”关系至此打开新的一页。清清毛毛坐下来,重新审视她们俩从事的“事业”,并且讨论要如何“合作”。讨论,争吵,甚至于冷战。因为是五五开的投资,这是一个双核双舵驱动的企业,所有的意见都要双方同意才能成立,很多事情因此搁浅,“抱怨”也许是免不了的。好在俩人从来都信任,没有猜疑,建立在“信任”基础上的合作也许是青藤茶馆的清清和毛毛最大的财富。两个人开始“退让”,对于意见的分岐实行“你进我退”,没有原则性的问题就让提出的一方去尽情地实施。毕竟,经营这家店的初衷是“愉快”,是为了有一方可以自由支配的天地……


好了,如此观念,便是愉快;人生如此,合作如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有一阵子清清去海外伴读,我曾玩笑着问毛毛,你会不会把这里给“政变”了?毛毛说会的呀,比如在2013年初,就把元华店的座位给减去了三分之一,为什么?因为元华店曾被批评为一家“吃”茶馆,这是违背我们初衷的,一直以来我们被市场牵着鼻子走,总认为生意好,客人喜欢就加以满足,殊不知,客人是需要引导的,茶馆是要有茶馆的特色的,虽然青藤一直坚持提供好的茶品,但上好的龙井茶被沦为餐后漱口水,青藤几十位高级茶艺师只是跑堂的服务员,装饰清雅的茶店充满了嘈杂的人声……于是就有了变革,即要去“餐饮”,重“茶饮”,先突出“茶”,再营造“文化”。我们首先将元华店撤出了三分之一的茶座,让店里更清静些,同时增设了书法台,泡茶台,常驻琴师,客人可以在青藤和茶师、琴师,面对面进行交流。开始,店长也不理解,撤了这么多茶座,营业额怎么办?实施了两个月下来,他们也非常满意,客人的满意度增加了。更加有趣的是,客人也没有少多少,一点点妥协,换来了双赢的结果。



[毛毛是水光潋艳晴方好,清清是山色空蒙雨亦奇]

 

青藤是以干净和精致而著称的,所有的茶具都是有故事的。紫砂器也是名家精制,日本茶用日本具,韩国茶用韩国具。茶点的盛器是精制的手制木碟,食物也来自奇思妙想,比如,当时的正山小种有显著的桂圆香,茶汤红艳。好吧,就用鹌鹑蛋做成太阳蛋配正山小种茶汤加蜂蜜,成为茶客喜爱的“小种糖汆蛋”。比如,酱菜也是可以配茶的,尤其是配绿茶,它可以解决绿茶的苦涩味,可是酱菜太咸,那么我们就用茉莉花茶浸泡螺蛳菜,玫瑰花浸泡大头菜,于是得到清淡爽口,并带有茶香花香的“下茶菜”。还有,让茶校毕业的茶艺师做茶点,这就让茶点真正姓茶了,而不只是一抹淇淋,两块曲奇,三颗草莓。


不管什么样的顾客到青藤,只要清清和毛毛在,都是会向你轻声问候,然后为你泡茶端水果,然后恭恭敬敬地递上名片,并且还问你要一张名片,然后她们会问你,茶馆还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这些细节还不算什么,而只要一到传统佳节,不管你在杭州还是南京,抑或是北京或拉萨,你都会收到她们发来的问候的短信,因为你的名片在她们手上呀。人在天涯或人在家乡,都是希望被这样的温情“骚扰”的,这会让人突然想起,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只缘在青藤;套用白居易的诗来说,未能抛得杭州去,只缘西湖有青藤。这南方的嘉木,这一根青藤,这一片茶叶,从此成了世人的真爱。而这其中,清清和毛毛,就是青藤最好的品牌代言人,早年她们拍过不少有范的照片,现在一拨拨的年轻茶艺师已经登台亮相。如果说星座还有某些宿命的成份的话,还是用两句苏东坡的诗来形容吧,毛毛是水光潋艳晴方好,清清是山色空蒙雨亦奇。20年,清藤在杭州成了一个小小的传奇,这些年先是清清把女儿送到了国外,再是毛毛也把儿子送到了国外,两个人还是会交流育儿经,有时听到清清一声两声的咳嗽,毛毛就说你该喝古树王了;有时毛毛裹着披巾还说冷,清清就会说你下午回家睡觉吧。

 


[
离开了西湖,那还开什么茶馆呢?]

 

大概就是从青藤茶馆开始,忽如一夜春风来,从此杭州的茶馆业开始兴旺起来,至少那一些年,开了自助之先河。一般人的第一印象是,茶馆有东西吃了;第二印象是茶馆的东西好吃了。可是为了这个好吃,清清和毛毛这一对“吃货”不敢说全国跑,但全省跑是肯定的,哪个县哪个弄堂里的小吃好吃,结果她们把人家一对夫妻都请了过来,那就让清藤的茶客有口福了,至少她们可以吃到味美价廉的浙江地方小吃了。至于说食品卫生把关,收回去的绝不再拿出来给顾客吃,这规矩二十年没变过。只是说现在有了更环保的做法,一部分吃不掉的果蔬拿去用来加工成植物洗液了,这也是再生利用。

要知道在此之前,泡茶馆几乎都是男人的事情,而青藤一问世,女人很快成为主力,然后其方式又从休闲渐渐过渡到商务,包括谈个事情、开个小会,还有同学会什么的,茶馆就成了最佳选择之一。曾几何时,五十元一位的茶资,可以从上午坐到傍晚,那等于是一天三餐都可以在茶馆里解决了,且冬暖夏凉,环境幽雅,女生尤其钟爱,临窗一坐,湖光山色和市井风情尽收眼底,这种时候谈个情,说个爱,那是最为适宜的。

(猜猜看,这是哪个门店)


而且还有个特点,二十年来的青藤店,都是开在西湖之滨,最先就是开在三公园的,后来到了一公园,再到六公园,然后再到一公园之元华店,然后又有了十四中对面的凤起店,包括在杭州的石库门区域试开张的思鑫坊店……清清和毛毛,都有一个近乎执拗的想法,离开了西湖,那还开什么茶馆呢?不过现在她们的观点已经有改变了,至少毛毛已经认为,景区的限行和堵车已经今非昔比了,你如果住在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她要来西湖边的青藤喝个茶,还是需要花很大的勇气的,为什么,因为花在路上的时间太长了!

至于说当初青藤为什么开了一家又一家?“一场梦,完全是一场梦。”清清如是说,她说从未想过明天要怎样。开第二家茶馆的时候,就是因为第一家太忙,朋友来了没有位子坐多不好意思……就这么简单。

“客人到你家里来,你总泡杯茶给他喝吧,何况他还是付钱的,而且不少还都是前几天就来订位子了,甚至还要来‘抢’位子,我们当然要把服务做好,做到家!”毛毛的这一番话,其实就是代表了青藤的想法和做法。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毛毛外向,做事雷厉风行,在观念和管理上是非常超前的,生活中她快言快语,又是个段子高手;而清清呢相对文静内向,多少有点菩萨心肠,为人极其谦逊低调。而且她特别会赞美人,特别是赞美她那些年轻的服务生,所以这些服务生在这二十年间,对清清和毛毛从不叫“沈总”和“毛总”,而都是以“姐”相称。而赞美我们这些茶客呢,这便有了回头率。真的,这一点很重要,一个成年人已经很长时间没听到过表扬了,因为家人不表扬你,领导也不表扬你,离开学校N年老师也不再表扬你,突然,一位温婉的女性跟你聊着茶,然后表扬你几句,表扬你年轻、长得帅、小孩漂亮有出息,这种表扬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你心里自然比喝了酒还要愉悦。一句话,你在人家眼里很重要,于是青藤对于你渐渐重要了起来。

(凤起店徐经理)


[铁打的青藤流水的女生]

 

二十年之间,有多少人到青藤来喝过茶,这个似乎已经查不出来了;二十年间,铁打的青藤流水的女生,服务生来了一拨又一拨,她们的故事,也许比茶叶本身更为馨香动人。她们跟青藤一起成长,跟这座城市一起成长。

比如现在凤起店的徐经理,来自千岛湖威坪镇,她说再翻两座山,就到安徽了。她老家有一片茶树叫千年古树王,是鸠坑毛尖的母树,每年青藤都会收来给顾客喝,毛毛和清清,好像也特别喜欢喝这种茶。徐经理也是从小姑娘开始就在青藤了,她们不仅学到了茶艺和待客之道,更是在这座城市收获了爱情和婚姻,成为了新杭州人。还有元华店的经理助理丰丽萍,一干也是好多年了,丰经理生了对龙凤胎之后,现在还是每天上午坐车三小时来上班,下班再坐三小时回家,为了什么,她说晚上她离不开孩子,白天她又离不开青藤。

(元华店经理助理丰丽萍)


来自河南信阳的王丹丹,是个笑容挂面的的人,她18岁那年来青藤,一干就是几年,后来结婚生子回老家了,几年之后她又来到杭州,还是到青藤泡茶了。毛毛说,这个丹丹不简单,有时她在泡茶时会对着茶叶说“我爱你”……她又特别会干活,她一干,她一笑,就把大家带动起来了。

还有一位就是照片上的秀珍,她跟小俞、洪琳她们四个从江西婺源茶校毕业后一起来到杭州,因为受过专业的训练,泡茶的一招一式很是好看,而更重要的是她们的那种亲和力,这也正是清清和毛毛身上所具有的气质,这种气质是就温良恭俭让,对人好,于是口碑也一直的好,成为杭州的一张金名片,每每有大型的茶事活动,人们想到的总是青藤,包括外国朋友到杭州来,品茶学茶,也必来清藤。

(两个从婺源来的女生)


青藤还有一个传统项目,那就是每年的春晚,这是一帮二十上下的小姑娘最高兴的一天,这一天她们各展才艺且可以放开肚子吃,因为没必要怕发胖。这种时候毛毛就显出了段子手的本色,她会说清清其实是个“好色之徒”,她对女生和茶客们的赞美从不吝言辞,为此她还开始写起了诗歌。毛毛说清清好在是个女的,否则会成为贾宝玉的。玩笑归玩笑,清清身上好像是有这一种品性,即她对人的赞美,她对人的那种好,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说起这一点,从小学到高中跟清清皆是同学的潘老师说过,清清属于典型的敏于行而讷于言的人,上初中那会,一次,放学后下大雨,突如其来的大雨,一大半同学没有带雨伞,清清却冒雨冲回家,把家里和邻居家里的雨伞都搜罗来了,同学们拿到雨伞的瞬间都有点傻眼,没人会那样做,但清清却会这样去做。

还有一次是要去外地开高中毕业三十周年同学会,那天清清刚刚从澳洲回来,诸事缠身,实在不能去。她特意赶到同学集合的大巴车上,带给每人一份礼物。开车的时候,她站在车外,几乎每个人都能看见她一遍遍向我们鞠躬。

    只是因为开茶馆的原因,或者受毛毛的影响,清清的讷于言已经大有改观了,特别是她赞美人的时候。这其实也是一种气质的感染,比如照片中提到的王丹丹,清清说她能歌善舞,说着丹丹就舞了起来,舞姿翩跹,落落大方,丹丹说是小时候听着录音机自己练成的。


(右为王家扬先生)


(每年自导自演的春晚)

(晚会上的茶二代)


 

[因为我爱你,所以有青藤]

 

青藤无疑成了杭州的品牌茶楼,获奖无数,荣誉满墙,但她们却不把奖牌挂在墙上的。

二十年之后的清藤会怎么样,作为新闻发言人的毛毛说,青藤肯定会做一些附加值高的东西,比如茶艺培训已经在做了;同时作为茶馆的一个组成部分,比如茶礼,个****装定制,包括小型的艺术品的的展示,特别是跟茶艺相关的,都已经在做了。

其实早在几年前,我也曾比较八卦地问过毛毛,你们会不会尝试着再去各开一家青藤呢?对此,毛毛是这样回答我的——1999年曾和清清讨论过这个事情,如果当初是兴趣使然开的茶馆,到99年开第三家茶馆也就是原政协大楼(六公园)店时,忽然就觉得没有办法再离开这个行业了。是责任感?使命感?讨论的结果是“开茶馆”是我们的事业,事业是不是就是要为之奋斗终身的?哈哈,我们也曾讨论过你这个问题,我们当然各具能力可以独立开茶馆,但是后来我醒悟了,我和清清的很多分歧在实践之后是殊途同归的。而且我们肯定不会两个人各开一家茶馆,难道要好朋友自己相互竞争吗?所以无论如何,只会有一家青藤!

(品牌定制)

至于说如何将青藤做成一个IP,如何有更多的附加值,这可能是另一个话题了,很显然,毛毛对此有更多的考虑。她说从20年前在一开始开青藤的时候,她和清清的股份就是各占百分之五十,因此涉及大的事情非要两个人同意才可以做。看法不完全一致也是自然的,比如两年前曾有一块风景区内的宝地,且是在茶乡,相关部门点名要青藤去开发经营,毛毛认为可行,清清认为不可行,最后还是没有做。后悔吗?毛毛说谈不上后悔,这实际上是一个相互在说服的过程,不能讲谁对谁错。从二十年的发展来看,如果从机会主义的角度来看,可能是会失去一些机会,但缓慢的发展也是一种发展,我想这其中也一定是有道理的,而且这跟喝茶的道理还是相近的。


毛毛说现在茶馆经营的模式也在不断调整。比如跟20年前相比,人们泡在茶馆的平均时间几乎缩短了一个小时。如前面提到的元华店也推出过清茶服务(即点心另点)。试了一段时间后效果还不错,可是后来发现效果还是在下降,看来杭州人对吃茶的吃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

(茶会、茶课和茶体验点,皆是以茶会友)

    

因为我爱你,所以有青藤,清清和毛毛都认为,青藤现在已经是属于杭州,属于中国了,她们两位只是经营者而已,也是为来杭州打工的小姑娘们提供了一个平台。谈起每一个服务生,她们都是如数家珍,前些天我把搜集到的服务生的照片发给毛毛,说我要考考你了,毛毛便一五一十地讲起她们的优点和特点,老实说,我也接触过不少的老板和经理,很少听到她们有这样夸员工的。

二十年来,清清和毛毛这一对闺蜜其实还拍了不少照片的,一看照片我是很想看下面的注解的,是在哪一年在哪一个店,而她们在茶馆说得最多的那一句话,其实也是二十年前她们就说的,只不过现在有了更广的受众,是对整个杭州和整个世界说的——

你好!

再见!


欢迎留言

    欢迎关注孙昌建的公众号“一个人的影展”

    点击右上角“查看公共账号”

    或加微信号“scjygrdyz2014 ”或“一个人的影展”



首页 / 关于青藤 / 锦绣店 / 元华店 / 青藤茶事 / 茶叶百科 / 茶友留言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2010-2016 杭州青藤茶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0571-87022777 技术支持:云端品牌 浙ICP备10204665号
青藤茶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