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藤茶事 > 文化交流
 
 
茶人~读器 | 邂逅一只德化老矿泥具轮珠
来源: 发布时间:2017-2-21 查看次数:348 次

茶人爱茶亦珍爱茶器。何器入法眼?通过他们的文字可以感受器物的肌理纹路,风格品质。了解如何用器物与茶对话,从器物出发,还原自然与陶者的气息交融。仠杯不同,只愿饮者能融入茶器的内里,满载茶质的内蕴与茶气的饱足,谦卑而行。

                                                                                   --仟杯斋主人


借 光


                                                              积香居士


周末下午去仟杯斋喝茶。

仟杯斋在南山路上的那个"青藤",它南面的大玻璃窗正对着那条有着老上海霞飞路之称的柳营巷。我喜欢杭州的背街小巷。倘佯其间,每一株法国梧桐都站成有故事的模样。

柳营巷,我常是坐在仟杯斋用眼睛跟着光行走的。冬天刚过,午后慵懒的阳光正好照在整面玻璃墙上。阳光下,陈列在窗前矮柜里的茶具们各显气质。它们有各自的潜台词,在等待一出量身定制的戏。对面的民国建筑漆成土黄色,阳光射下来,像是深幽古旧的戏台。

我去的时候刚好前一拨主人的茶友起身告辞。其中一位外地来的朋友特别想去湖上一睹孤山梅花的芳容。主人有些为难分不开身。我讪讪地笑"还怕仟杯跟我跑路吗?"这么说着,她们愉快地去湖上赏花了。


忽尔未时。台北淑清姐的香道具还存放在这里,不如先熏一炉香,让空气澄净下来。划亮火柴的声音,像一声轻唤。在此借光,还以谦卑。

收拾桌上的茶具。这是主人要做的事。现在,我是主人。仟杯斋的盥洗处巧设隐秘,别有洞天。在流水中与茶具接触的手,润泽而欢愉。这些器物大多是设计师的作品,它们每一件都颇有来历,在这里更是得到了承用与呵护。

整理完茶具,坐下来,想用一杯茶犒劳自己。有现成的西湖山泉,汲了半壶煮上。阳光照在明黄色的茶席上,那个修长的阴影是插着浅紫小花的青花瓷瓶。虚席以待。我需要为自己选择一套茶器。

一个人,一双三十几年茶龄的眼睛在窗前矮柜的茶具间逡行。我遇到了一只德化具轮珠。

拙趣的鸭蛋青釉,小圆壶身。德化泥软,胎厚,却只盈盈一握。阳光下,它卧在我的手心里,那么湉静安雅,忍不住轻抚。我的目光在壶身上游移。肥肥短短直流铁炮口式的壶嘴,不光洁,有明显手工捏制的痕迹。凑近了阳光,粗糙的口子折射成一团星子。在流体力学上,短直流已是先天功能缺陷,还处理成这般毛糙,不怕紊流垂涎吗?这个设计师胆也够肥。对于一个追求茶器称手,茶汤完美的人来说,不是小憾。壶身靠底部刻划了一个草草野野的"莊"字,倒还有些晚明的放逸。既放在手心了,就与它有缘,拿它作伴吧。



另挑了同系的茶托子、匀杯、茶盏各一件,携壶回到茶桌。水初沸。茶瓶里有乙未年的"猿抱子"古树熟茶"琥珀尘香"。沸水净壶,烫热。投茶入壶。冲泡。温润即出汤。烫盏。再泡,出汤入匀杯。斟茶入盏。细嗅茶汤。抿茶,入口,品咂,滋喉,回味后发酵老树茶因碳代谢明显而表现出的顺滑感和甜醇度……

表现完美的是茶吗?壶呢?仿佛忘了它的存在。现在,它温热而润泽。才发现,那个不光洁的壶口,并没有影响出水,刚才分明看到浓艳的茶汤从壶嘴跃出丝滑的弧线,那些肉眼可辨的小曲折,完全被饱满的液体包容。等茶汤滴尽,依然显现出它的拙朴粗糙,不遮不掩的纯粹感。此刻,我放下了它的不完美。

轻轻掀开壶盖,"猿抱子"的陈香唤起我对具轮珠茶壶的记忆。



曾在一本一百多年前日本收藏家奥玄宝(1836-1897)撰写的《茗壶图录》上卷中读到过一篇文字。这篇题为《别种》的小文,谈到当此之时一种邦呼"具轮珠"的奇品为京都、大坂好事家醉心渴望,不惜百金、二百金争购竞求。大有不得"具轮珠"难以言茶事之状。以至于狡滑的商贾乘机抬价、售伪欺人。



这奇品究竟为何物?还真要对这位异邦收藏家的鉴赏力致敬。

自黄檗宗大本山福建福清黄檗山万福寺住持隐元隆琦(1592-1673)于1654年乘坐郑成功特别安排的航海大船东渡日本,翻开了日本煎茶文化史之首页。隐元禅师将日常饮茶作为参禅开悟的修行法。生前还留下两只随身使用的紫砂茶铫。虽然,隐元用的壶足以盛装800毫升的水,与煎茶道用之小壶不可同日而语。却因隐元的推介,紫砂壶在日本煎茶道中风行开来。到了奥玄宝的"近时",这种用丰富的紫砂泥料制成球形体无釉面装饰的"具轮珠"小茶壶在茶人中引起狂热。他开始关注"具轮珠"的来历。经研究,他以为,这种以朴素内敛,素雅之风见长的小壶,并非明代古物,而是清中晚期宜兴陶工以明代紫砂的基本形制为蓝本,在临摹古人作品的基础上,加以巧思,调整尺寸,直流,使注汤迅速,以迎合当时日人对茶器出水快而急的要求。做工上"小而精者曰'独茶铫',粗而小者曰'丁稚'",由于具轮珠无意间与日本茶俗撞出火花,进而引来追捧,大放异彩。



想必这只德化具轮珠的作者也知道这段"别种"传奇。这个朴野的"莊"字如同具轮珠已在晚清民国时因为茶人衷爱而跳脱了多数制器无款识的命运,锲了身份,来证明自己的身世。



信息时代,想了解一只壶的出生只需一个问讯。斋主倒也省事,直接把这把壶的作者微信号推送给我。我和远在厦门的"老莊"即刻开聊。

"这是选用德化老矿坑的矿石用水车碓捣练的泥纯手工制作,柴烧"。

"就想做个小点的茶壶来泡茶。现在好茶太贵了!壶大浪费茶叶,每次都还没喝到尾水就又要换茶了。小壶可以好好的喝完一泡完整的茶。"

"壶嘴故意留有手工的痕迹。"

"没想到做出来,喜欢的人还真不少,现在壶型更多了……"



只粗粗阅了老莊的几则微信,就发现这只具轮珠早已为周渝、林炳辉等台湾知名茶人赏识。



阳光西斜至南窗的一角,慢慢变成一束。借着这束光,再次细赏这只德化老矿泥的"具轮珠"。

妙品。





预购买者请点击下方文字


德化老矿泥具轮珠


猿抱子~琥珀尘香



配件推荐:德化老矿匀杯

                   德化老矿手工杯


茬老师其他产品:建盏






首页 / 关于青藤 / 锦绣店 / 元华店 / 青藤茶事 / 茶叶百科 / 茶友留言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2010-2016 杭州青藤茶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电话:0571-87022777 技术支持:云端品牌 浙ICP备10204665号
青藤茶馆